中新社茂名2月1日电 题:牵动游子情思的广东茂名年籺

  作者 梁盛 梁晶晶

  吃年籺是广东茂名民间的习俗,每逢春节前后,各式各样的年籺便粉墨登场。特别是大年初一当天,茂名各地的旧俗都要素食,每家每户不能杀生,饿了就吃年籺充饥,到了大年初二才开始?鸡杀鸭,大快朵颐。

  2月1日大年初五,家住茂名市郊山阁镇的李振华打包了一箱子的糖心糍,还特意请记者帮忙拍照留影。李振华说,他在澳门经商多年,每次回来过年,最爱吃的就是家乡的年籺,还会带上少许过境,与澳门的同事们分享。

  茂名年籺是一种传统的以糯米做成的小吃,有田艾籺、寿桃籺、菜包籺、糖心糍等各种制法,年籺馅分甜、咸两类,甜的往往以糖、艾叶末、椰丝、木瓜丝为料,咸的则多以虾仁、花生、绿豆等为主。

  年轻时干过卖籺营生的杨莲英老奶奶向记者介绍说,做年籺时,先用糯米粉皮把馅包成圆团,再放进一个木制的籺印模里压平,敲打出来就是年籺了。木籺印模大多是圆形,边缘有锯齿形花边,也有些是心桃形的。印压好后的年籺要用茂名地区特有的树菠萝叶子来承垫,因为树菠萝叶子不但在食用时容易撕剥,而且还给年籺留下一股树菠萝叶子特有的清香。待年籺蒸好以后,人们还要在年籺的中心位置上点一抹吉祥喜庆的红色,这样年籺才算是完成了。

  杨奶奶的大儿子张建国常年定居海外,最念念不忘的就是吃年籺。今年春节前,张建国早早便携妻女回国陪母亲过年,深谙儿子心思的杨奶奶也提前做年籺为儿子解馋。

  张建国告诉记者,小时候,每逢家里做年籺,自己和兄弟姐妹们就会站在自家的菠萝树下摘叶子,摘得差不多了就把叶子抬到水井边,打水冲洗叶子上残留的灰尘。洗着洗着,兄弟几个总会情不自禁地打起水仗来。

  茂名高州分界镇五里岭村的归国华侨郭东说,上世纪80年代前的茂名人,没有不是吃年籺长大的,年籺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家乡美食,更是一种文化的传承和感情的寄托,他虽然在纽约生活多年,但仍吃不惯西式餐点,很是怀念家乡的美食。

  郭东还说,“自从双亲去世以后,自己就特别容易在过春节时伤怀。小时候自己很调皮,常常被父母严厉教训,一次做年籺的时候,因为贪吃过量年籺导致消化不良,急得父亲背着我四处求医。由于那个年代的茂名乡下没有卫生站,只有赤脚医生开的小诊所。年关将至,诊所也关门了,父亲只得背着我挨家挨户打听赤脚医生的住处。”

  说到这里,郭东的眼睛泛红,长叹一声道: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;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,从前一家人在一起做年籺、围坐吃年籺的情景,已是今生不可重来的温暖。(完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