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猫濒危程度降级,林业局和国际机构唱反调?-公益频道   近日,世界自然保护联盟(IUCN)在美国夏威夷举行2016世界自然保护大会,公布了最新版的《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》(Red list)。名录中的一大亮点,就是大熊猫从濒危降到易危。   第二天,国家林业局有关负责人表示,大熊猫仍是“濒危物种”,将大熊猫保护等级降低还“为时过早”。   大部分网友为我国保护工作取得的成绩而自豪,为“滚滚”降级而高兴,但也有一些网友或许没有看具体内容,仅仅凭借两则新闻的标题,就开始“自由发挥”。   有的怀疑IUCN给熊猫降级,是要给“熊猫外交”降级,要对租借熊猫“杀价”;有的则认为,国家林业局的迅速表态,是因为IUCN的修订触犯了“部门利益”。   熊猫究竟该不该降级   IUCN是目前国际上最权威的自然保护评价体系之一,对于各国独自制定的标准而言,是重要的参照。   IUCN的评价体系细分为绝灭(Extinct)、野外绝灭(Extinct in the Wild)、极危(Critically Endangered)、濒危(Endangered)、易危(Vulnerable)、近危(Near Threatened)、无危(Least Concern)、数据缺乏(Data Deficient)和未予评估(Not Evaluated)。   其中,濒危、易危和近危都属于“受威胁”,熊猫只是从濒危降到易危,仍然受到高度的威胁。   按目前的3.1版标准,符合许多具体的标准才能列为“濒危”,比如种群数降低了某一比例,在地理范围、成熟个体数方面都有详细规定(详见附录)。   根据第四次全国“熊口普查”(2011-2014)的估算,除去1.5岁以下的幼崽,共有1864只野生大熊猫。据估算,整个种群的规模为2060只,成年个体约1040只。   而在2000-2004年间进行的第三次全国调查,虽然发现与第二次调查(1985-1988)结果相比,野外种群数量有所回升,但仍有很多不确定性。比如破碎栖息地之间的连通性存疑,无法真正确定最大的种群规模;相应地,数量回升也有很多估算的成分。因此,大熊猫保护工作的效果虽然有目共睹,但之前一直被留在“濒危”等级。 熊猫栖息地   根据第四次调查的结果,IUCN认为“消除了不确定性”,而且IUCN熊类专家组的意见与“四调”结论一致,都认为熊猫种群已经“稳定或增加”,适宜的栖息地也在“增加”,因此把熊猫降级是顺理成章的。   有些网民肆意开脑洞,认为林业局的表态是“保经费”、维护“部门利益”,是对我国的生态保护工作缺乏了解。   早在2015年,中国发布的《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》就已经把熊猫从“濒危”下调到“易危”了,并且预期IUCN基于同样的证据,也会进行类似的修改。   既然国内在去年已经调整,任何人在讨论经费时,拿今年IUCN的“濒危”变“易危”再做文章,都会贻笑大方。   熊猫仍旧受威胁,还得靠人类   在笔者看来,林业局的表态,主要还是从实际工作的角度出发。相关负责人列出的一些威胁,都应该让民众了解,让各级部门重视。   如栖息地破碎化,个体数量小于30只、具有灭绝风险的种群有22个,个体数量小于10只、具有高度灭绝风险的局域种群有18个。   又如受气候变化的影响,未来大熊猫赖以生存的竹林中有三分之一可能会消失,将对大熊猫的生存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。   在这些实际困难方面,中外专家高度一致。IUCN明确指出:“气候变化仍可能在未来80年中使大熊猫的竹林栖息地减少35%以上,因此熊猫数量预计会下降。在此条件下,该物种使用于‘易危’的条款。   “尽管熊猫降级是积极的信号,肯定了中国政府保护的努力是有效的,但继续这些保护措施,并重视正浮现的威胁,是至关重要的。”   “竹林栖息地受到减少的威胁,将会抵消过去20年中取得的成果。”   “在可以预见的将来,大熊猫仍将是依赖于人类保护的物种。中国政府计划扩展现有保护政策,这应该得到强有力的支持,以确保其执行。”   这是活脱脱在为中国政府“背书”啊。   来源:观察者网相关的主题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