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,一条“中国式相亲鄙视链”在朋友圈火了,“京籍京户”“中心城区及教育高地房产”等被认为是相亲市场中最具竞争力的指标。一些相亲者直呼:扎心了!不仅败在房产、户口等硬条件上,还因为某些无厘头的理由被淘汰,例如,因为“十羊九不全”的民间说法,属羊的备受歧视。

 

 

  那么,南京也有这样的情况吗?在玄武湖著名的“相亲角”,记者一圈采访下来,发这个链条在南京并没什么市场,被称为“大萝卜”的南京人没那么势利。

  调查

  征婚的大多是女孩,条件都不错

  最近,南京持续高温,人在室外哪怕不动弹,都会一身汗。可在玄武湖公园相亲角,还是有百来位家长冒着酷暑来给儿女相亲

  记者看到,相亲角的地上、花坛边都摆着家长带来的“征婚简历”,约有100来张。简历上大多写明了征婚者的年龄、身高、性格、学历和工作单位等条件,同时也对所寻求的另一半列出了要求。

  其中,女性的征婚简历占了八成以上,且多为80后,学历以本科为主,也有不少硕士。一位女孩的征婚简历写着:本地人,未婚,89年生,本科,幼儿教师,父母均在事业单位工作,家有两套房,而她对男方的要求非常简单:受过良好教育、人品好、有稳定工作的未婚男青年,同时还特别写道:是否有房不重要。其实,不少女性在简历上写明自己已经有房有车,希望男方有担当、成熟有上进心。

  一位男性的征婚简历上写着:本人85年生,未婚,学历本科,从事软件工作、年收入约25万,有房有车,无不良嗜好。场,大部分男性征婚者简历上写的个人条件都差不多,以80后为主,绝大多数有房有车,对另一半的年龄、婚姻状况有明确要求,在其他方面则没有进一步要求,有的还特意注明地域不限。

  记者深入了解后发,相比网上议论纷纷的“中国式相亲价目表”,相亲角并没有显示出界限分明的鄙视链。虽然简历上对征婚对象有一定的物质要求,但并没有过度物化婚姻。

  房子不是必备条件,更看重人品

  “您家孩子多大了啊?”这是马大姐在玄武湖相亲角最常问的一句话。

  马大姐今年47岁,是个地道的老南京,这几年她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到玄武湖相亲角“摆摊”,不仅给自己的女儿招女婿,还帮亲戚朋友的孩子介绍对象。

  “没多大要求,年龄相仿,个子差不多高,有稳定工作,有房最好,没有的话看情况,条件好的也考虑。最重要的是,人品要好。”虽然马大姐也认同经济基础是必要的,但并没有提出具体“标准”;在她眼里,“无不良嗜好”“人品端正”是硬杠杠。

  无独有偶,胡女士在给女儿征婚时,最看重的也是人品。“我女儿是1989年出生的,大学毕业后在南京某三甲医院从事财务工作。”胡女士介绍说,对男方没有什么特别要求,条件相当即可,有一份稳定工作,“没必要非要人家买房,这并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还是人品,还有性格上要合得来。”

  她说,之前已经安排女儿和几个条件合适的男孩子见了面,但是都没有成功,“可能没有眼缘吧。”胡女士坦言,对于网上热传的“不要属羊”等条件闻所未闻,“以前结婚还有算黄道吉日呢,算准了就一定有好日子过啊?结婚后的好日子可不是算出来的,是过出来的。”

  提的要求越多,对象越不容易找

  与马大姐相似,53岁的老张也是玄武湖相亲角的“常客”之一,虽然自己的孩子都已结婚,但每逢周末,他还是乐此不疲地来这转转,一方面是打发时间,另一方面也是给好友家的孩子物色对象。

  当问起是否介意孩子的对象是外地人时,老张直言:“外地人怎么了?外地人能留下来说明他们是优秀的。而且不说南京了,就算你是上海的,往上数三代,祖上有几个是上海人?”

  老王来自山西大同,和妻子都是工厂的职工,这是他们第一次来玄武湖相亲角为孩子征婚,“我儿子今年29岁,在南京上的大学,研究生毕业后留在南京工作,在是南京软件大道上的一家IT企业的员工……他单位里几乎都是男孩,没有接触女孩的机会,所以至今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。”

  老王说:“在南京的房价高啊,我们就希望他们能够靠自己的努力贷款买房,为了自己的未来奋斗。”

  就在当天下午,已经有人通过王先生留下的征婚资料打电话过来了,王先生笑着说:“他们说对我儿子很满意,愿意下午带着女儿来跟我们父子见个面……哈哈,第一次来就接上头了,希望是个好兆头。”

  “没有找不到对象的人,只有找不到对象的思维。”资深红娘黄海燕直言,网上流传的这些鄙视链,其实说白了就是要求多,条条框框越多越难找。这让黄海燕回忆起一个自身条件很不错的“老大难”,托她找了六七年对象还没有着落。“这个男孩子是1982年的,属狗,他属羊的不要,属鸡的也不要,说是和他犯冲,会‘鸡犬不宁’。要求女孩子长得漂亮、事业单位有编,是南京本地人,甚至要求对方父母还得有一份好工作。”

  数据

  南京姑娘结婚比小伙晚

  记者查阅近年来的数据发,2014年,南京人初婚登记总平均年龄为30.1岁,其中小伙子30.1岁,大姑娘30.2岁。2015年,初婚总平均年龄上升到30.4岁,其中,男方30.4岁,女方30.5岁。2016年,初婚总平均年龄上升到31.6岁,其中,男方31.5岁,女方31.7岁。这几年,南京都是姑娘比小伙结婚更晚。

  “在婚姻方面,咱们中国人基本上是‘男往下找,女往上找’,在女孩子一个个都很优秀,要往上找,自然范围就缩小了。结果挑来挑去,自己被剩下了。”南京新街口附近一家婚介所的婚恋咨询专家分析,南京女孩比较青睐医生、大学老师;男孩子喜欢找工作稳定的,像事业单位、公务员、银行职员等,他们认为这些职业的女孩有更多时间可以照顾家庭。

  “两地婚姻”已超过四成

  20多年前,南京姑娘一心就想找个本地人或是找个上海夫婿,要是给南京姑娘介绍一位外地小伙子,尤其是苏北和安徽的,十有八九会拒绝,甚至连“见面谈谈”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如今,南京人的择偶标准已不再单一。记者从南京市民政局了解到,上半年,南京已办理结婚41035对,其中“两地婚姻”不断上升,初步估算超过四成。

  据鼓楼区和玄武区两大婚姻登记处的抽样调查发,“两地婚姻”中,江苏省内居民是南京本地市民择偶的主要选择,其中伴侣是苏北的最多,占总数的80%,其次为安徽、浙江、山东、辽宁、湖北。“两地婚姻”中,“外来婿”比“外来媳”要略多一些,条件好的外地郎很抢手。有一点可以证明,在拿着集体户口来办结婚手续的人越来越多,因为外地大学生毕业后留在南京,户口要么是挂靠在人才市场,要么是直接落在单位的集体户口。

 
 
 

相关的主题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