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查找定位,扫码开锁,便捷支付……最近几天,津城街头出现大量黄色绿色的自行车,这些被称为“小绿”“小黄”的“共享单车”引发人们关注。作为一种新的服务形式,“共享单车”的出现既方便了市民的出行,又倡导和践行了绿色出行,有利于减少城市交通拥堵,降低汽车尾气排放。但是,随着“共享单车”在天津的出现,它的一些问题也随之而来,且亟待重视。

  记者体验

  今天上午,记者在吴家窑地铁站门前看到停放在路边的共享单车。根据工作人员的指导,记者首先下载了一款共享单车app,进行验证之后,交纳了99元押金,随后进行姓名和身份证号的实名认证。完成这些操作之后,就可以使用单车了。

  共享单车都配有密码锁,每辆单车都有一个车牌号,使用时,在app上输入车牌号,就会获得这辆车的解锁密码,将密码输入到车锁里,就可以开锁将车骑走。记者沿着围堤道骑行发现,不少公交车站旁都停放多辆“黄色”和“绿色”的共享单车。

  由于共享单车不用将车归还到指定地点,所以记者在结束行程后将车停放在日报大厦附近的地龙处。之后手机选择结束行程,付款1元,锁好自行车,就完成了整个流程,此前生成的开锁密码也随之作废。由于记者是新注册用户,app内有几张1元优惠券,所以首次体验用车并未花钱。随后,记者申请了押金退款,10分钟之后押金退款已经到帐。

  由于每辆车都带有定位装置,下一次若想使用,通过app就能查找附近的可用车辆。而密码锁和定位装置,也增加了单车的防盗系数,使这种骑行体验非常方便,一经推出就受到了不少年轻人的欢迎。但记者走访发现,在使用“共享单车”过程中,也暴露出一些问题。

  问题一:乱停乱放,怎么办

  在意式风情街马可波罗广场,一位女士将一辆“小黄”靠着一尊雕像停好就要走。然而,这里不是存放自行车的合适地方,但女士对此却不以为然,“停放反正不影响交通就行。如果骑自己的车出来停放是个大问题,用共享单车就很方便了。”

  在走访过程中,“共享单车”使用后乱停放的现象不是个例,不少市民骑行完后,随便把车放在路边。特别在滨江道、意风街和古文化街这样游客众多的区域,这一问题更加突出。“周末两天,我们在巡逻时,看见好几辆这样绿色的自行车。有些骑车人都只是把车停下就走了,有的车就停在步行街的通道上。步行街是不能随便停车的,这里游客太多,停在路面上也妨碍通行。”一位金街的保安告诉记者。

  问题二:用完车没地方存,怎么办

  “共享单车”推行的是无桩借还模式,结束使用后无需归还原出,将车辆停放至道路两旁的安全区域即可,由于车内带有定位装置,周围有需要的用户可通过app定位寻找可用车辆。

  但记者采访时发现,很多使用者都遇到过“无处停车”的问题。“你看看,马路上全是车,人行道这么窄,哪里有提供给非机动车停放的白线停车区?我只能就近把车停在对行人干扰相对较少的地方,这不能算乱停放吧?”记者走访发现,在“共享单车”集中投放的南京路周边,自行车停放点位却不多,特别是在金街附近,自行车停放点更是屈指可数。

  问题三:找车好难,车都去哪儿了

  “看地图上明明有很多车,但是沿着路走过去,却发现一辆也找不到,是不是很奇怪?”打开共享自行车提供商的手机APP,学生小高指着地图上密密麻麻的自行车标志,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无独有偶,许多使用者也在找车过程中感到很郁闷。在大理道,一位学生站在一辆“小绿”旁,正对着自行车扫码。“我已经骑过两次了,骑行倒是挺方便,但是定位不是很精确,按地图显示根本找不到车。就像今天上午,我看APP定位上周围有好几辆自行车,但是我找了一整条街才找到一辆。”这位同学无奈地说。

  问题四:人行道摆一排,是否涉及占道经营

  记者在福安大街百货大楼公交站旁,看到了码放整齐的“小绿”。二十多辆单车停放在便道上,占据了行人通行的空间。“人行便道不是不能随便占用的吗?这些自行车也是对外出租,也算是经营活动吧,摆在这里是不是属于占道经营?”一位正在等车的陆先生提出了这样的质疑。

  建议:政府审慎监管、加强引导

  目前共有三家“共享单车”进驻天津,包括已在高校区试水数月的“ofo”,还有快兔出行和酷骑单车。据了解,1月份快兔出行将在天津共投放3万辆共享单车,而ofo将在天津首批投放5万辆小黄车,预计天津街头将会有至少8万辆共享单车穿梭行驶或停放。

  就违规停放和是否办理占路许可的问题,记者已通过电话、邮件的方式联系了三家企业,快兔出行表示,他们投放车的点位属于允许非机动车停放的区域,不需要和交管部门办理相关手续,另外两家企业则尚无回应。

  面对共享单车带来的问题,南开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杜教授认为,市场化运作的共享单车,提供的是一种类似于公共自行车的服务,政府要审慎监管、加强引导。“共享单车乱停放不能简单归结为市民素质问题,如果能够给自行车等非机动车更多路权、更多引导,完全可以更好地解决自行车停放问题。”杜教授认为,应该是各方共治合力共推,政府和行业管理者应该重新审视城市交通线网规划和行停设施投放,为绿色出行补足“生存空间”;运营企业应加强与政府协调,合理划设停放区,充分运用互联网技术解决违规停放的问题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

Recent Comments